当前位置 主页 > 安全座椅 >

即便存在这一客观难题

  

在说引渡这种追逃方式之前,先来看一张“百名红通”外逃目的地分布图。

没有引渡条约的情况下,我们追逃只能通过替代性措施即劝返、遣返、异地追诉的方式来实现。因此,一直以来,西方国家是追逃追赃的重点,同时也是难点。即便存在这一客观难题,近年来我们与美欧国家的合作也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劝返则是在逃犯发现地国家司法执法机关的配合下,通过发挥法律的震慑力和政策的感召力,促使外逃人员主动回国接受处理的一种措施。最近回来的黄玉荣就是通过劝返的方式回国自首的。

遣返是向逃犯所在地国家提供其违法犯罪线索,被请求国将不具有合法居留身份的外国人强制遣返至第三国或请求国。这种方式耗费时间长、程序繁琐、阻碍因素多。比如赖昌星,之所以耗时12年之久才追回来,就是难民身份确认诉讼和遣返前风险评估诉讼的时间十分漫长。今年9月回来的杨进军也是通过非法移民遣返的方式追逃的,这也是美方首次向中国强制遣返外逃腐败案件涉案人。

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开弓没有回头箭,贪官外逃之路愈加狭窄。新的一年,追逃追赃工作会呈现怎样的新图景,我们翘首以盼。(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李鹃| 美术设计

王婵 李柏逸)

美国、加拿大红通通一片,逃往美国的有40人,逃往加拿大的也有20余人。为什么外逃腐败分子都喜欢往美、加跑?这就牵涉到我们与美国、加拿大之间引渡条约缺位的问题。

2015前11个月我们从68个国家和地区取得成果,从欧美发达国家追回102人。其中从美国强制遣返杨进军和邝婉芳,从欧洲引渡回国的也有4名逃犯,实现了美国、欧洲追逃追赃工作的重大突破。